咱厝这群人接到诈骗电话居然这么玩,哈哈哈哈笑喷了~

摘要: 点上面点上面的安溪大城小事 看下集

08-29 00:51 首页 安溪大城小事

点上面

点上面的安溪大城小事  看下集   


   


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闲时,吟一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。我们都不是诗人,但是与诗为伴,心中自有诗意,似乎连灵魂,也随之安暖生香。

   





首页 - 安溪大城小事 的更多文章: